簡章下載 線上預約
選單
日本資訊站

日本文化-小石川後樂園

鬧市中的幽境

東京的環線電車山手線,圍繞東京的中心畫了一個不太規則的圓。這個圓的圓心,大致就在地鐵東西線和南北線交匯的飯田橋。可就是在這樣一個喧囂繁亂之地的附近,卻有一處隱秘的幽境──小石川後樂園。

鬧市中的幽境,遠處是東京圓頂飯店/公園入口

該園的宣傳冊上寫道:「大江戶 東京內僅存的深山幽谷」。雖然有些誇張,卻也一語道破了妙味所在。除了四季變化的自然和園林風景外,豐富的人文內涵也是其聞名的一個因素。它被國家指定為特別史蹟和特別名勝,全日本擁有這雙重稱號的景點,其它就只有金閣寺、濱離宮等屈指可數的幾處了。

說到其人文內涵,須先介紹兩個影響了日本歷史的人物。

水戶黃門

日本有一部由松下電器公司提供播出的長盛不衰的電視連續劇《水戶黃門》,從1969年開始邊拍邊播,一直播到2011年,主演演員就換過5任。有消息說,今年又將重新開拍了。

水戶黃門(1628~1701年),名叫德川光圀(「圀」是「國」的異體字,唐代武則天創造),是德川家康的孫子、水戶藩的第2任藩主,因為曾任黃門官,人稱「水戶黃門」。

劇中的黃門微服漫遊全國,所到之處抑惡揚善,罰貪官,治惡霸,伸民冤。就像包公在中國一樣,他是日本婦孺皆知的傳奇人物、百姓心中的青天大老爺。

歷史上的德川光圀的最大功績是獎勵儒學,開設彰考館組織編纂了397卷的《大日本史》,奠定了水戶學的基礎。

水戶學,是以中國儒學思想為核心,結合了日本傳統的國學、史學、神道而形成的學派。它主張的「愛民」「敬天愛人」「尊皇攘夷」後來極大地影響了幕府末期的眾多志士,成為明治維新的原動力。

而啟迪了水戶學的就是明朝遺臣朱舜水。

園中稻田,右邊的稻草人是水戶黃門造型

 

明朝遺臣朱舜水

朱舜水(1600~1682年)與黃宗羲、王夫之、顧炎武、方以智一道被梁啟超稱為「清初五大師」。不過,朱舜水如果泉下有知,一定會從棺材裏跳出來拍梁啟超板磚。因為他根本不認同什麼「清」。

自清兵入關以後,他便輾轉於舟山、越南、日本之間為抗清奔波。他為籌集軍費也曾做過貿易,也曾聯合鄭成功、張煌言共同抗清。

在所有努力都失敗後,他恥於做清朝臣民,1659年亡命日本長崎。得到日本學者安東省菴的幫助,在長崎居住下來,並開始講學。

1666年,朱舜水被德川光圀聘為國師,赴江戶講學。德川光圀執弟子之禮親往迎接。以後,朱舜水在水戶、江戶公開講授儒學。他提倡「實理實學、學以致用」,所以日本的儒學一開始就沒有走迂腐的道路。

朱舜水的許多學生和好友,如安積澹泊、木下道順、山鹿素行等人,都參加了《大日本史》的編撰工作,水戶學便是以這些人為核心逐漸形成起來的。

諸多中國元素

小石川後樂園原是水戶藩主江戶邸宅的庭院,初代藩主德川賴房(德川家康的第11子)開始建造,二代藩主光圀時期完工。現在占地面積7萬多m2

圓月橋。朱舜水設計建造,橋拱與水中倒影正好構成圓月,故名

光圀採納朱舜水的提議,園中加入了許多中國景觀,如圓月橋、西湖堤、小廬山等。園名也由朱舜水命名,取自北宋范仲淹《岳陽樓記》中的名句「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明治維新後,藩主德川昭武將邸宅及庭院都交給了政府。幾經沿革,如今成為都立公園。

這裏每天都有許多遊客,大部分是日本人,也有不少歐美人。可是與之最有淵源的中國遊客卻罕見。

我想來日旅遊不應該只是「爆買」,也應該多看看這類史蹟名勝。

標題圖片:小廬山(攝影:廖八鳴)

日本資訊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