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章下載 線上預約
選單
日本資訊站

日本社會-為什麼日本的年輕人不立志於海外留學?

年中減少了3成多

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統計,日本海外留學生的人數,從巔峰時期的2004年(8萬2945人)到2011年(5萬7501人)的7年間,減少了3成以上。據2013年總務省的人口統計,該年18歲人口減少約2成,由此可以看到日本的年輕人不希望到海外學習的傾向鮮明。如果這一傾向持續下去的話,恐怕其後果可與泡沫經濟崩潰後「失去的20年」相匹敵,甚或招致更加嚴重的國家危機。在國際化和全球化日益發展的國際社會中,如果失去話語影響力和存在感,甚至會讓人感到一種危險性,即自己的存在不再被世人所認識,最終變成「消失了的日本人」。雖然整個產官學(企業、政府、大學及研究機構——譯注)界都對此表示憂慮,寄出了各種應對措施,但減少的傾向為何得不到改善呢?本文將對此問題產生的主要原因及今後的發展做一分析探討。

除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被盟軍佔領了7年之外,日本從未有過被外國佔領的歷史。日本一直維護了獨立,在島國中建立起自己獨特的文化社會,但過去大約有過三次「放眼世界」的方針轉變。當國難空前,或者面臨巨大社會變革的時期,為了學習新的社會制度、先進的技術而需要派遣年輕人赴海外留學。這就是從7世紀到9世紀派遣的遣隋使和遣唐使,從幕府末年到明治時期派遣的遣歐使節,還有通過二戰後的佔領地區統治和救濟資金以及富布萊特獎學金(Fulbright Scholarship)等的赴美留學生。按今天的話說,這些都是日本人的海外留學潮。雖然二戰後派遣赴美留學生並非日本獨自採取的政策,但無論哪個時代的留學生都奮不顧身地奔赴海外,學成回國後在各個領域為國家的復興和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

留學生減少的4個原因

如今去海外留學,主要不是基於國策,而是憑個人興趣的個人留學。上世紀80年代後半期受到泡沫經濟的影響,日本的海外留學人數持續上升,並在2004年迎來高峰,但2005年以後呈現逐年減少的傾向。媒體指出,很多時候,阻礙日本人海外留學的是年輕人只願呆在國內的「內向傾向」;而筆者認為,阻礙海外留學的主要原因大致應該歸結為4點,那就是「經濟因素」「與找工作活動日程的衝突」「外語能力上的不安」、「教育工作者對留學持有的固定觀念」。

首先是「經濟因素」。去美國留學每年需要200~500萬日圓的學費和生活費,並且處於年年上漲趨勢。因此,最近20年來在可支配收入持續呈現減少趨勢的日本,這樣的留學費用自然成為家庭開支中相當大的負擔。就大學在校生而言,申請免除學費的大學交換留學的人很多,讓人感受到年輕人留學的積極性;但在自費留學方面,學生們則明顯表現出猶豫不決的傾向。因為他們不僅要支付留學費用,還必須負擔國內大學的學費。根據文部科學省和日本留學指南機構(JASSO)的調查,近年主要去往亞洲各國進行短期語言及文化研修的人數呈成長態勢。將這種短期精修與以選修正規課程為目的的留學相提並論,存在各種不同意見,雖說參加這種短期的海外研修的學生人數增多,但長期留學人數的持續減少勢頭卻沒有好轉,究其原因,還是受到了經濟方面因素的較大影響。

第二個原因是「與找工作活動日程的衝突」。日本公司通常是錄用應屆大學畢業生。企業公開錄用資訊的時間和開始審評的時間會根據經濟形勢而有所變動,這讓學生的就學情況造成影響。海外留學原本是以學習專業課程為目的的,一般認為理想的留學時間是大三到大四年這一階段,但這個時間段與找工作的時間段相衝突,妨礙了高年級學生的留學。從2018年開始,公開錄用資訊定於大學三年級的3月,選拔定於大學四年級的6月開始進行,這樣三年級學生便有了去海外留學的可能。但是,也有一些企業會較早發佈錄用資訊,或者提供三年級暑假的實習機會,所以找工作和海外留學還是會重疊在一起,無法解決時間上的衝突。

第三個原因是「對語言能力的不安」。接受了中等教育的學生,至少上過6年時間的英語課,從嚴峻的升學考試競爭中層層勝出,但還是對自己的語言能力心存不安。他們不僅在聽課和拿學分上,連在國外的日常生活上也沒有自信。沒有實際使用英語的經驗,雖然在客觀性較強的考試中分數還好,但對英語的運用能力抱有不安。

第四個原因存在於教育工作者的潛在意識中,他們認為「留學是精英的事情」,死守早已落後於時代的觀念,比如優秀的學生應該在擁有學位授予權的4年制大學修滿正規課程的學分,留學是賦予少數精英的特權機會等等。這樣的教職員越多,越會造成一種矛盾的現象,那就是雖然希望去海外留學的學生很多,但留學人數卻不見成長。而最困難的,可以說就是改變教育工作者的這種潛在認知。

在海外體驗多文化共生

雖然由於各式各樣的原因阻礙了日本學生赴海外留學,但海外留學對日本人的國際化和全球化來說是必不可缺的,而且是最有效和高效的手段。上述的對語言能力的不自信,這其實也是對自己能否適應不同文化的擔心。大部分日本人都是在日本土生土長,處於文化的孤立狀態中。即使理解「不同文化」這個詞,但並沒有諸如「與來自不同文化的人難以進行交流」這種實際感受,隨著經濟的全球化以及少子老齡化的發展,日本不能排除諸如採用移民政策之類的可能性,向著多文化社會轉化。這種變化越大,越急劇,適應起來就越發困難。作為大多數中的一員,為了避免身處自己國家卻因不適應時代而被淘汰,就務必要讓自己能夠接受多文化社會。因此,對於引領這個時代的多數年輕人來說,適應不同文化和體驗多文化共生的海外留學是不可或缺,現在正是要求建立產官學三方面通力合作體制的時候。

在迪士尼世界度假區引入帶薪實習制度

近年來學生的需求變得多樣化,大學也採取了各種應對措施。雖然短期外語進修逐漸減少,傳統的正規課程學習型的留學,以及配合有多元文化環境下工作體驗的留學項目成為眾人關心的焦點。學生可以通過頻繁的人員交流提高對不同文化的理解力和交流能力,作為全球化人才回應社會的期待,大學也在努力滿足學生的這中需求。

筆者所在的明治大學國際日本系也不例外。除了美國佛羅里達的華特迪士尼世界度假區(Walt Disney World)的5個月帶薪實習外,還增加了諸如在夏威夷和峇里島的6~8個月的企業實習,推動學生前往學費相對低廉的社區學院(Community College)的留學,並與外部的國際教育交流團體合作,將大約800種的海外志願者活動與學分連結,致力於擴充留學種類和縮減留學經費,通過這些努力,學生的留學率年年得到提高。現在很多大學摒棄固有觀念的束縛,開始提供靈活多樣的留學項目。

隨著少子老齡化(人口減少)的發展,全球化社會中日本人的存在感日漸消失,如果年輕人再不接觸多元文化,只是窩在日本國內的話,那麼或許有一天我們就會被世人揶揄為「失去的日本人」。可以說現在到了應該通過海外留學推進國際化教育的時候了。

(原文出處)

日本資訊Information